首頁 | 收藏本站 | 繁體網站   
點擊搜索
 
日期 時間

關于金融危機的十個問題

日期:2009-02-18  來源:機經網    點擊:
一場“百年不遇”的正在對世界經濟和全球金融體系產生深遠影響的金融危機,隨著雷曼兄弟公司的破產而迅速蔓延開來。從目前情況看,雖然我們還難以對這場金融危機的未來走向和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作出準確的判斷,但從金融危機形成的原因、過程和目前呈現出的特征看,從各國政府救市或救經濟的政策看,以下10個方面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問題一、全球金融危機:是必然,還是偶然?
  學者們目前正在深入研究和分析這次全球性金融危機產生的原因。比較多見的解釋有“制度說”、“政策說”和“市場說”。“制度說”認為,高度自由、過度競爭的經濟制度和金融體系是全球金融危機產生的制度原因。“政策說”則認為,長期的低利率和寬松的貨幣政策是全球金融危機形成的政策基礎。“市場說”則從更微觀的角度分析金融危機產生的原因,他們認為,金融的過度創新和監管的相對滯后,金融工具的結構化、衍生性和高杠桿趨勢,導致了金融市場過度的流動性,加劇了金融體系的不穩定程度,是這次金融危機產生的直接原因。
  上述三種解釋無疑都有一定的道理,但筆者更傾向于“周期說”,即認為這次金融危機是全球經濟長周期的一種反映,是20世紀30年代大危機以來全球經濟結構、貿易結構、金融結構大調整在金融體系上的一種必然反映。它是對國際經濟金融體系中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之間嚴重的結構性失衡的一次重大調整,以實現資本市場、金融資產在規模和結構上與其賴以存在的實體經濟相匹配。從這個意義上說,“百年一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只會發源于美國、發端于華爾街。因為,在那里,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現代金融),無論在規模上,還是在結構上都已嚴重失衡,華爾街的極端利己主義行為把這種失衡推向了極端,從而使金融危機一觸即發。雷曼兄弟公司的破產,捅破了金融危機最后一層窗戶紙。可以認為,這場發端于美國的全球金融危機,是七分天災,三分人禍。
  實際上,“周期說”、“制度說”、“政策說”和“市場說”都在不同層次上解釋了這次金融危機的產生原因,它們具有某種內在的聯系。科學、準確地闡釋金融危機產生的原因及其形成過程,不僅對正處在危機漩渦之中的國家和地區制定正確有效的危機應對策略具有現實意義,而且對處在危機邊緣的經濟體以及危機之后全球金融體系的改革也具有重要價值。
  問題二、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現代金融):誰主沉浮?
  金融危機發生后,大家首先想到的是金融市場是否存在過度的擴張。有人認為,20世紀90年代美國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主導下的低利率和放松管制所帶來的金融市場的大規模擴張,導致了金融資產特別是證券化金融資產的迅速膨脹,從而使金融市場特別是資本市場的快速發展開始脫離實體經濟。這種金融資產膨脹所導致的虛擬經濟游離實體經濟基礎的現象,使金融危機的出現成為某種必然。
  統計資料顯示,從1990年開始,美國資本市場的資產規模以很快的速度在增長,這一速度大大超過了同期GDP的增長速度。1990年初,美國金融資產(股票和債券)規模和GDP的比例大致維持在1.6:1的水平,危機前的2007年則維持在3.2:1的水平上。金融資產規模的快速擴張是不是背離了實體經濟的要求,這需要深入分析。但在作這種分析時,我們必須思考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現代金融)誰主沉浮?
  “誰主沉浮”這個提法包含了兩方面的含義:一方面是指金融、資本市場的發展從最終意義上說必須受制于實體經濟,沒有實體經濟的增長,金融的快速發展就會失去基石。如果金融快速發展到了“泡沫化”的程度,則勢必對金融體系和實體經濟產生嚴重損害。另一方面,以資本市場為核心的現代金融,并不完全依附于實體經濟,并不是實體經濟的附庸。金融發展到今天,實體經濟與現代金融并不是一個主宰與附庸的關系,它們之間實際上是相互推動、相互促進的關系。從一定意義上說,現代金融對實體經濟正在起著主動的推動作用。我們常說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道理就在這里。我們不能因為這次全球金融危機的出現就否定現代金融對實體經濟的積極推動作用,否定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和發動機的地位。雖然從根本上說,金融業(虛擬經濟)的發展,最終要取決于實體經濟,但同時我們不能看輕現代金融對實體經濟的積極推動作用。筆者曾對實體經濟和現代金融(虛擬經濟)之間的關系做過一些研究,得出的基本結論是:資本市場資產價格變動與實體經濟成長之間會呈現出階段性的發散關系,這種階段性發散關系,表明現代金融在經濟運行中發揮著獨特的作用。不過,資本市場資產價格與實體經濟的階段性發散關系,在一個經濟長周期結束時,資產價格會程度不同地向實體經濟收斂。這種收斂的現實表現形式就是金融波動或金融危機。
  由于金融對實體經濟作用的主導性不斷增強,如果此時出現金融危機,一般不會從實體經濟開始,而可能是先從金融體系和資本市場開始。危機的邏輯過程將不同于20世紀30年代的那場危機。當然,今天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次金融危機的確起始于資本市場和金融體系,然后再感染和影響實體經濟,從而導致實體經濟的衰退。從這個意義上說,是現代金融主實體經濟之沉浮。
  由于金融結構的變化和功能的轉型,資本市場與實體經濟的關系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表現為依附一相關一游離一收斂的變化過程。目前的金融危機其實就是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現代金融)過度發散關系的收斂過程。這種收斂過程實際上也是能量積聚過程,目的是為下一輪更大程度的游離創造條件。收斂過程既可以以金融危機的形式表現,也可以以金融市場的波動顯示。反復不斷地收斂就是波動,突然大幅度收斂就是危機。游離的過程是金融資產膨脹的過程。金融波動或金融危機既是金融風險釋放的過程,也是金融體系調整的過程。每一次金融危機都將促進金融制度的變革,推動金融體系的結構性調整和升級。
  至此,筆者想說明這樣一個道理:在金融結構和金融功能發生巨大變化的今天,我們既不能陷入實體經濟決定一切的境地,由此而否定現代金融對經濟發展的巨大推動作用,也不能得出虛擬經濟(現代金融)的發展可以天馬行空、無所約束,從而忽視實體經濟的最終制約作用。真可謂“道在中庸兩字間”。

國內行業動態

國際行業動態

省內行業動態

臺灣行業動態

版權所有:福建省機械工業聯合會 Copyright©2001-2019 Email:FMLGJ@163.com
地址:福州市鼓樓區鼓西路建榮公寓A2座1-201  郵編:350001 傳真:(86)591-87552772
電話:(86)591-87606537 87539698   閩ICP備12014152號   管理登錄   
Processed in 138553.937 s, 1 queries, Powered by iwms 5.0
乐天堂app下载